“原来是金少,您太客气了,我就是过来吃顿便饭而已,没想到惊动您的大驾。”

    林泰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叶欢皱起眉头,这个金少到底什么来头啊,竟让林泰这么大的企业家如此小心翼翼的对待,甚至不敢摆出长辈的姿态,一口一个您。

    “林爷爷您别一口一个金少的叫我,在您面前我是晚辈,您叫我飞宇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金飞宇非常满意林泰的态度,嘴上却一副视林泰为长辈,非常尊重林泰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倚老卖老叫你飞宇了。”

    林泰不敢不顺着金飞宇,讪笑道:

    “飞宇啊,你知道我在这,能来跟我打声招呼,我很开心,我知道你是大忙人,一定是带着很多朋友来这里吃饭的,要是在我这待的时间太长,朋友们会不高兴,你忙去吧,改天你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做东,咱们好好聚聚!”

    这算是逐客令了,只是林泰说的非常委婉。

    “林爷爷,我刚进来,您怎么就赶我走啊!”

    金飞宇以晚辈姿态,毫不客气的戳穿林泰的心思,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今天一点也不忙,也没有带朋友过来,我是一个人来这里吃饭的,既然巧遇了林爷爷您,那我们就一起吃吧,这顿饭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林泰暗骂金飞宇厚颜无耻,却不敢拒绝,只好讪笑道:

    “既然飞宇你不嫌弃我们吃剩的残羹剩饭,那就坐下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叶欢,吩咐道:

    “叶欢,你去让服务员送一副碗筷过来!”

    意思是把叶欢支走,免得让金飞宇知道叶欢和林汐的关系,闹出乱子!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没等叶欢答应,金飞宇看向叶欢,问道:

    “林爷爷,这位是?”

    林泰暗呼不好,正要说叶欢是他的远房亲戚。

    这时林沧澜说道:“金少,他叫叶欢,是汐汐的对象,今天上午刚和林汐领了证。”

    林泰暴怒,暗骂林沧澜这个混账东西,居然点破了叶欢的身份,这分明是想借金飞宇之手对付叶欢。

    林汐皱起眉头,面带怒色,她没想到爸爸为了拆散她和叶欢,居然无所不用其极,用出了这么卑鄙无耻的下三滥招数。

    一时间她暗暗为叶欢担忧起来,虽然她恨不得叶欢死,却不希望叶欢死在别人手里,而金飞宇就是那个能让叶欢死的人。

    李美娅给了林沧澜一个‘好样的’的眼神,然后一脸期待的看起了热闹。

    “对象?领证?”

    金飞宇脸上的笑容凝固了,猛地转头看向林泰,怒道:

    “林爷爷,这是怎么回事?鹏城所有人都知道林汐单身,我多次去林家提亲,你一直以‘林汐年龄还小,林氏集团需要林汐,过几年再谈婚论嫁不迟’为借口推脱,今天怎么忽然冒出一个对象,而且还跟林汐领了证?”

    叶欢一愣,我去,原来这个小比崽子是自己的情敌啊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林泰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这时李美娅阴阳怪气道:

    “金少,叶欢是爸爸给林汐选的结婚对象,林汐也是今天第一次见叶欢,本来汐汐非常排斥嫁给叶欢的,只是没想到叶欢用了阴谋诡计,诱骗汐汐和他领了证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林泰和林汐暴怒,李美娅此举,分明是挑唆金飞宇对付叶欢,这招太歹毒了,其心可诛!

    叶欢此刻终于明白过味儿来了,心想林沧澜和李美娅为了拆散他和林汐,真是什么招都敢用啊,就不怕赶走他之后,甩不掉金飞宇了?

    林沧澜给了李美娅一个‘干得漂亮’的眼神,以资鼓励。

    两人其实很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激怒了林泰,但是此刻有金飞宇在,他们相信林泰不敢发作,而为了拆散叶欢和林汐,他们甘愿事后被林泰责骂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

    金飞宇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,缓步走到叶欢面前,揪住叶欢的衣领,冷声道:

    “小子,我不管你是谁家车胎爆了崩出来的狗屎,趁着我还没有生气,赶紧、马上、立刻带着林汐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。”

    找死!

    被金飞宇揪住衣领,叶欢的拳头瞬间硬了,正要一拳轰暴这个胆敢挑衅冥王的白痴的狗头。

    “别冲动!”

    林汐忽然大喊一声抓住了叶欢的右手手腕,紧张道:

    “叶欢我提醒你,这个世上有些人可以惹,有些人不能惹,金少就是你惹不起的人,你这一拳要是下去,葬送的可是你自己的命!”

    林泰也想劝,但是他忍住了,他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,借这次机会看看叶欢的本事,看看叶欢到底是不是他猜测的那个杀痞!

    “哎呦喂,叶欢你这是想对金少动手吗?”

    “金少你可不要大意啊,叶欢是杀猪的,有把子力气。”

    林沧澜和李美娅不怕事大,在一旁煽风点火,刺激金飞宇和叶欢动手。

    只要动起手来!

    不管是谁先动的手,叶欢都死定了!

    “想动手?”

    金飞宇经过林汐、林沧澜和李美娅提醒,才意识到叶欢打算动手,不屑道:

    “你这是不服啊,那还真是巧了,我这祖传暴脾气,专治各种不服!”

    说完拿起一旁桌上的茶杯,甩在了地上!

    顿时,包厢门被人撞开,十几个持刀青年鱼贯而入,幸亏包厢够大,不然装不下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见此,林汐暗暗责怪爸妈,这是要害死叶欢啊!

    林泰忽然紧张了起来,如果叶欢不是他猜测的那个人,那今天叶欢就算不死,也会被金飞宇打残的。

    林沧澜和李美娅激动了起来,金飞宇的小弟们到了,这下叶欢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叶欢压下拍死金飞宇的杀意,冷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之前我还仅仅是怀疑,现在看来我的怀疑是真的!”

    这话让包厢里所有人头顶亮起问号。

    “杀猪的,你吓傻了吗?你在胡扯什么呢?”李美娅嘲讽道。

    叶欢没有搭理李美娅,而是对林汐说道:

    “路上拦车要绑架你的那12个人,是金飞宇派去的。”

    林汐俏脸顿变,猛地看向金飞宇,恰好看到金飞宇瞳孔骤然收缩,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,但是转瞬间就掩饰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下林汐相信了叶欢的话,与此同时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金飞宇心中暗惊,想不通叶欢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。

    林泰大惊,他都不知道林汐去接叶欢的路上,居然遇到了绑匪。

    林沧澜和李美娅愣了一下,然后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林沧澜鄙夷道:“叶欢,你是看到这么多金少的手下,知道自己在劫难逃,就栽赃陷害金少,挑唆我们林家人站在你这边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这个杀猪的有800个心眼子,不然耍不了汐汐!”李美娅一副看穿了叶欢的架势。

    叶欢看白痴似的看向林沧澜和李美娅,鄙夷道:

    “如果智商分级别,你们两位的智商绝对是开裆裤级别的!”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冥王出狱女主

白酒三斤半

冥王出狱女主笔趣阁

白酒三斤半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