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汐完全无视了金九的怒火,也没有拿起金九的手机看监控录像,平静道:

    “今天上午,爷爷让我去机场接人,回来的路上遭到4辆车围追堵截,从车上下来12个持刀歹徒要绑架我,我报警抓了他们;”

    “我去了尚央食府之后,金飞宇又带着人去包厢找我的麻烦,之后警察赶来,带走了他们;”

    “据警察所说,是那12个持刀绑匪供出了金飞宇的犯罪事实和证据,所以金飞宇才被抓的;”

    “至于金飞宇带去的人为什么头上有血,为什么昏迷,是因为金飞宇让他们废掉我去机场接的人,反被打的。”

    金九听完之后心瞬间沉入谷底,如果真如林汐所说,那他儿子金飞宇这次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语气缓和的对林汐说道:

    “林总,你和飞宇是好朋友,他又喜欢你这么多年,我想他派人绑架你并无恶意,纯粹是跟你开玩笑而已,你看这样行不行,你和飞宇私了了这件事,就不要麻烦警方和法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金飞宇被抓,不仅仅是因为绑架罪!”林汐说道。

    金九一愣:“他还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据抓他的警察所说,那12个绑架我的持刀歹徒供出了他杀人、绑架等很多罪名。”林汐说道。

    杀人?

    金九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这个罪名要是成立的话,他儿子金飞宇可就完了!

    “林汐,你害死我儿子了!”

    金九的表情狰狞起来,如同毒舌般怒视着林汐,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“金伯父,您这话我就听不懂了,是我让金飞宇派人绑架我的吗?是我让金飞宇杀人的吗?是我让金飞宇干那么多为非作歹的事情的吗?”

    林汐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金九暴怒,指着林汐道: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报警抓走那12个持刀绑匪,他们就不会供出我儿子,我儿子也就不会被抓,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,是你害了我儿子!”

    “您这是不讲理!”林汐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金九冷哼,威胁道:

    “林汐你给我听清楚了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如果今晚晚饭之前,我没有见到金飞宇,你就等死吧!”

    说完抓起办公桌上的手机,怒而离去。

    林汐缓缓坐下,眉头紧锁,满心担忧!

    她很清楚金九是什么人,也清楚金九说出的话有多少分量,金九说到是一定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林汐给爷爷林泰打去电话,把金九找她的事情说了一遍,问道: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金九是个说到一定能做到的狠人!”

    林泰:“你打电话问问叶欢,他有办法解决金九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杀猪的能有什么办法?”林汐苦笑。

    林泰:“你不问怎么知道他没办法?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林汐随口敷衍便挂断电话,却没有给叶欢打电话询问解决金九的办法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连她和爷爷都想不出办法解决金九,叶欢一个脑子长在裤裆里的杀猪佬,绝对不可能想出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倒是可以让叶欢做保镖,这样她就不怕金九派人找她的麻烦了!

    “二十多分钟了,叶渣男应该洗完澡,开始和鸭舌帽女孩玩前奏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汐看了眼时间,然后给叶欢发去视频通话请求。

    她没打算现在就让叶欢过来保护她,她此刻在公司,非常安全,而且金九也说了,晚饭之后再弄死她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需要让叶欢来接她下班就行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嘛,当然是继续折磨叶欢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欢洗完澡,穿着浴袍从楼上下来,见红鸾一脸沉思,笑道:

    “别胡思乱想了,我来鹏城真的没有别的目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红鸾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我有必要骗你吗?”叶欢问道。

    红鸾一愣,是啊,冥王要是来鹏城真的有其他目的,完全没必要藏着掖着,以冥王的实力和性格,也不屑于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问道:“那你打算在鹏城待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叶欢正要回答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汐发来的视频通话请求!

    “喂,你又要闹什么幺蛾子?”

    叶欢接通,郁闷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汐瞅着手机屏幕上穿着浴袍的叶欢,啧啧道:

    “哟,洗完澡啦?”

    说完挂断了视频通话,她发现叶欢在客厅里,没在卧室里,说明叶欢和鸭舌帽女孩还没开始。

    她打算再等一会儿,等叶欢和鸭舌帽女孩开始的时候,再开视频打断叶欢。

    一想到叶欢正猴急的要和鸭舌帽女孩嘿嘿嘿,被自己打断憋的难受的样子,林汐捂着嘴给给给的笑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发什么神经?”

    叶欢瞅着手机吐槽一声,然后坐下继续和红鸾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10分钟后!

    林汐又发来视频通话请求,接通后,见叶欢还在客厅,就又挂断了。

    又过去10分钟,林汐又发来视频通话请求,接通后,见叶欢还在客厅,再次失望的挂断。

    就这样!

    林汐每隔10分钟给叶欢发一次视频通话请求,叶欢接通后,她便挂断,把叶欢整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开始?”

    林汐眼瞅着再有半个多小时就下班了,叶欢和戴鸭舌帽的女孩还没开始,这让她不禁怀疑叶欢和戴鸭舌帽的女孩已经在车里搞过了,所以一整个下午都没欲望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渣男,浪费老娘一下午时间。”

    林汐气呼呼的咒骂一声,准备工作,这时忽然收到一封邮件。

    正是她请朋友调查的叶欢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刚出生就被仍在鹏城孤儿院门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8岁被人贩子拐走,音讯全无……”

    “18岁的时候回了一趟孤儿院,捐了一些钱,补办了身份证和户口本之后,再次音讯全无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林汐忽然感觉叶欢的身世挺惨的,人生经历挺坎坷的,一时间她有些同情可怜叶欢了。

    “难怪会从事屠宰行业,这样的人生经历让他无法进入学校深造,没有学历,没有技能,只能从事屠宰这种纯粹卖力气的工作;”

    “他打架那么厉害,肯定是被人贩子拐卖之后,经常被欺负,才练就了一身打架本领……”

    林汐一边脑补叶欢从事屠宰工作和打架厉害的原因,一边继续看叶欢的资料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愣住了:

    “叶欢从小脑子有病?精神不正常?一旦犯病失去理智?”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