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欢和林汐来到superface酒吧的时候,远远的看到酒吧门口站着一堆人,正在议论着什么,其中就有苏雷。

    “那些都是今晚参加生日派对的人?”叶欢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林汐点头,疑惑道:

    “奇怪了,他们都待在酒吧外边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叶欢回答不了这个问题,不过他终于明白林汐为什么没有穿晚礼服了,因为参加生日派对的所有人,穿的都是便装。

    所有女孩,都没有穿晚礼服。

    “林汐来了!”

    这时superface酒吧门口的人群里,有人看到了叶欢和林汐。

    顿时,议论声戛然而止,全都转头看向叶欢和林汐,然后所有人的视线都定格在了叶欢身上,跟看牲口似的!

    “汐汐,你终于来啦,大家可就等你一个人了!”

    沈画眉主动迎向林汐,和林汐拥抱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下班后回家换了身衣服,所以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林汐笑着解释,见沈画眉在打量叶欢,正要介绍叶欢是他的司机。

    结果听到沈画眉冷嘲热讽道:

    “林汐,这就是林爷爷给你安排的那个结婚对象吗?长的倒是可以,怎么看都不像是杀猪的。”

    沈画眉在打量叶欢的时候,叶欢也在打量沈画眉,这姑娘身材和姿色都不错,有点古典美的味道,但是和林汐相比,差点意思!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
    林汐大吃了一惊,实在想不通沈画眉是怎么知道叶欢的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还我怎么知道的,现在怕是鹏城所有人都知道了,你被骗和一个杀猪的领了证,已经成为鹏城的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沈画眉说道,说话的时候怒视着叶欢,一副看狗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你传出去的?”

    林汐愤怒的看向叶欢,问道。

    叶欢耸耸肩:“这个问题你得问问那个叫苏雷的。”

    苏雷刚走过来,就听到叶欢这话,又见林汐看向他,尴尬道:

    “是李阿姨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林汐大怒:“然后你就告诉了所有人?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!”

    苏雷急了,解释道:

    “李阿姨告诉我这个消息后,我谁都没说,我来到这里的时候,大家已经都知道了,我还在好奇是谁泄露的消息呢。”

    林汐的脸色越发难看了,此刻她已经猜到了散布消息的罪魁祸首是谁了,以她对妈妈李美娅的了解。

    妈妈估计是把她和叶欢的关系,告诉了所有追求她的人,然后某个追求她的人把消息泄露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登上明早的财经版头条了!”林汐叹息道。

    别人都是坑爹坑妈,到了她这里,被亲妈坑了!

    “汐汐你别生气,这事要怪就怪这个杀猪的。”

    沈画眉安慰林汐,怒视着叶欢说道。

    叶欢看智障似的看着沈画眉,心说这姑娘但凡幼儿园毕业,都不会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没有了解清楚状况,就冒然攻击别人,这得多么愚蠢啊!

    “我没有生气,其实这件事早在我的预料之中,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!”

    林汐没有怪叶欢,毕竟是她拉着叶欢领证的,怪谁也怪不到叶欢身上,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知道了,那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对叶欢说道:“这位就是今晚的生日派对主角,沈画眉,画眉,他是叶欢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叶欢处于礼貌,主动伸出手。

    沈画眉却没有和叶欢握手,而是一脸鄙夷的嘲讽道:

    “一个杀猪的也配跟我握手,收起你的脏手滚出我的视线,别脏了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叶欢眼中寒光一闪,这姑娘是想把生日派对办成忌日派对啊。

    “哟哟哟,看你的脸色好像生气了啊!”

    苏雷见沈画眉已经展开攻击,当即冷嘲热讽道:

    “难道沈画眉说错了吗?你就是个杀猪的,你有什么资格和沈画眉这种豪门千金握手?你的脏手也就配握握猪蹄子。”

    叶欢被苏雷的冷嘲热讽气笑了,问道:

    “脸又不疼了是吗?”

    没人听懂这话的意思,因为没人见过叶欢抽苏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雷却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此刻他丝毫不惧叶欢,一是他带了保镖;二是这里这么多人,而叶欢只有一个人;三是林汐和沈画眉关系很好,林汐绝对不会允许叶欢在这里打人,坏了沈画眉的生日派对。

    但是苏雷并没有下令让保镖揍叶欢,因为一旦他下令,众人就都知道他被叶欢抽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吗?你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,你就是个下贱的屠夫,根本入不了沈画眉的法眼,有什么资格和沈画眉握手?你要不是跟着林汐来的,沈画眉看都不会看你一眼。”

    苏雷继续选择言语羞辱攻击叶欢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叶欢为了给林汐留面子,强忍住抽苏雷的冲动,叹息一声道:

    “真好奇你爸妈是什么血型,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智障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潜台词是:你现在当众羞辱我,过足了嘴瘾,就不怕哪天单独遇到我,被我抽成猪头?

    在场没人听懂叶欢这句话的意思,权当是叶欢单纯的骂苏雷智障。

    但是苏雷听懂了,却一点也不怕,他已经决定了,以后去哪都带着保镖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林汐的屠夫老公吗?”

    这时参加生日派对的其他人围拢了过来,一个个欣赏动物园里的猴子似的,肆无忌惮的点评:

    “长得挺帅嘛,我还以为五大三粗臭气熏天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脸,一看就是那种非常擅长吃软饭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林老爷子吃错了什么药,居然硬逼着林汐嫁给这样的男人,要背景没背景,要能力没能力,要钞票没钞票,除了屠宰,简直一无是处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林汐,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”

    眼瞅着众人开始‘群殴’叶欢,一副正在召开批斗大会似的。

    林汐并没有生气,既然所有人都知道了她和叶欢的关系,她就没必要藏着噎着了,干脆借助这次机会,让这帮人帮着她好好收拾收拾叶欢。

    只是林汐郁闷的发现,面对众人羞辱式的冷嘲热讽,叶欢表现的非常平静,似乎一点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杀猪的心理素质都这么好吗……林汐心想。

    “林汐,恭喜呀,嫁了一个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唯一没有参与批斗嘲讽羞辱叶欢的‘项影心’,走到林汐面前,阴阳怪气道。

    她的目标不是叶欢,而是林汐!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