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什么要分手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徐知礼些许强硬质问的语气。

    韩鸢刚结束一天的课程,身心疲惫,懒得和他周旋,语气隐隐不耐,

    “你不是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徐知礼听到这句话顿时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徐知礼大韩鸢一届,是文学社的社长,平日待人和气,气质温润。

    两人同一社团,又是一个院系,俊男美女,可谓是天作之合。

    身边人一个劲撮合,恰时韩鸢很欣赏徐知礼的才华,所以徐知礼同她告白时,她只是稍作犹豫,便同意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是在一起没超过一月,韩鸢成功被三。

    徐知礼这人,装得一本正经。表面上清心寡欲,实际上私生活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还没开学一周,就有大一新生找上她,拿着和徐知礼亲密床.照,得意洋洋地告诉她,徐知礼对她是真爱。

    而她韩鸢只不过是个小丑罢了。

    韩鸢没吵没闹,甚至觉得有点无语,当时就给徐知礼发了分手消息,顺道拉黑了他的微信。

    她对徐知礼谈不上喜欢,顶多欣赏,所以面对那个女生的炫耀,她漠然视之。

    徐知礼只在那头默了一瞬,似是有点底气不足,“我不同意分手。”

    韩鸢唇畔淡勾,却是冷然讥讽的弧度,话没什么温度,“由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徐知礼听她是认真的,主动软了语气,嗓音混了些沙哑,企图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很委屈,“我和她只是玩玩,我对你是真心的。”

    韩鸢要被他这句话给恶心吐了,她冷笑,正要说什么,徐知礼话又来了,

    “鸢鸢,你放心,我和那个女生已经说清楚了,她不会再来纠缠你了。”

    韩鸢:“哦。”

    徐知礼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韩鸢这个简单的“哦”字着实把徐知礼搞不会了,他这会才意识到,韩鸢和其他女人不一样,她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气氛又静默两秒,徐知礼显然不肯放弃,恬不知耻道,“鸢鸢,你只是在气头上吧,否则你怎么只删我微信,还留着我电话?”

    韩鸢刚打开门,听到他这句话,停住手上动作。

    把夹在耳边的手机拿下来,盯着界面上徐知礼的名字看了两眼,若有所思,“……忙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那边还没反应过来,韩鸢果断挂断电话,想也没想把徐知礼的电话拉进黑名单。

    做完一系列,韩鸢冷笑一声,缓缓开口,

    “忘记拉黑你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韩鸢收起手机,在门口换鞋。

    突感尿急,她加快脚步去卫生间。

    正准备开门,殊不知,卫生间的门自己开了。

    韩鸢整个人被吓一跳,不可控的后退两步,抬头看到一片肉色,她蓦地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眼前少年刚洗完澡出来,黑发湿润,往下淌水,水滴沿着侧脸往下,没入锁骨。

    肩宽薄背,看似清瘦,实则肌肉线条分明,脖颈处的水快速下滑,没至黑色裤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眼前一幕,足够惊艳,足够令人喷鼻血。

    以至于韩鸢久久没反应过来,呆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周瑾南不曾想女生这个时候会回来,神经一绷,微微后移,耳尖在女生看不到的地方悄然开始发红,不过在看到韩鸢的眼神时,他反而率先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只因为他在女人眼神里捕捉到一丝惊艳,还有无措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

    清润微哑的声线拉回了韩鸢的理智。

    她忙挪开视线,面色带了点红,“你是谁?!怎么在我家?”

    声音带上斥责,细听还隐含一丝微颤。

    周瑾南揉了把乱糟糟的湿发,眯了下眸子,没说话,高挑的身形步步走近她,紧随而来的是显而易见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韩鸢能明显听到自己心跳加快,就在她准备有所动作时,少年却绕过她径直走向沙发。

    离去时,韩鸢鼻尖萦绕着很淡的木梨香,暖中带涩,有一种很冷清却不乏朝气的少年感。

    韩鸢稳定心神,暗自吐槽,差点在一个小屁孩面前失了态……

    她回头,只见少年走到沙发处,随手拿上一件黑色宽松短袖,套上。

    见她在看他,周瑾南同样回了头,眸光深邃看她两眼,韩鸢不甘示弱打量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两眼,周瑾南率先败下阵来,他懒懒开口,嗓音带上若有若无的戏谑,“你家?”

    他顿了下,补了句,“这不是我家吗?”

    韩鸢怔然。

    这确实不是她家,而是朋友宁薇的。

    她只是暂住。

    韩鸢眼里再次闪过一丝迷惘,抿了下唇,尝试着说:“你和宁薇?”

    和暖灯光照耀下,少年坐在沙发上,背靠椅背,颀长挺拔的身姿舒展着,他逆着光,嘴里浅淡吐出,“她是我表姐。”

    韩鸢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韩鸢觉得自己有必要像宁薇问清楚,于是尴尬落下一句,“我先去上个厕所,出来再详谈。”

    话落,故作淡定关上卫生间的门。

    以至于她没看到少年嘴角缓缓勾起的淡笑。

    韩鸢坐在马桶上,立马给宁薇打去电话,那边很快接通。

    那头声音嘈杂,看样子是在酒吧或ktv,宁薇大着嗓门,“宝贝,有事?”

    韩鸢不和她绕弯子,开门见山,“你不是说我现住的房子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宁薇身处热闹环境,周边都是音乐声,她一点没听清。

    韩鸢耐着性子,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宁薇还是没听见,韩鸢淡定模样没了,拔高音量,“我说!家里进贼了,你再不找个安静地方和我说话,我就要死了!”

    不把事情说严重,对面那女人是不会离开酒吧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边很快安静下来,随即传来宁薇着急声音,“怎么了,亲爱的?”

    韩鸢揉了揉眉心,脑海不自觉浮现少年年轻的肉色,她赶紧甩开这奇怪画面,沉声,“你表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表弟是谁?”宁薇还没从刚才的氛围中回过神来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下一秒,惊呼,“周瑾南这么快就回去了!”

    周瑾南?

    韩鸢下意识看向门外,这名字他可没少从宁薇嘴里听过。

    从小学开始,周瑾南一直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,不只是因为他长得好看,更优秀的是他拔尖的成绩,和宁薇形成鲜明反比,可谓是真正的天子骄子。

    总之,在宁薇眼里,她这个口中的表弟哪哪都好,简直就是人间天花板。

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