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枝第一次遇见南浔,是在大院。www.liutushu.com

    她那是刚被父母送到外婆身边,人生地不熟的,心里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便把希望寄托到小舅舅裴之野身上,他去哪,她就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到哪。

    裴之野可不希望带着这样一个拖油瓶,影响自己玩耍。

    于是他想到了用一个大院里的南浔。

    那小子整天闭门不出,就知道学习和看新闻的。

    很适合帮他带陈枝。

    第二天他毫不犹豫把陈枝带到南家,敲响了南浔的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把陈枝丢在南浔门口就走了。

    南浔开门就看到自己跟前站着一个小团子,穿着粉色蓬蓬裙,扎着两个羊角辫,脸蛋粉嫩嫩的,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。

    南浔疑惑,“你是哪家小孩?”

    陈枝奶声奶气说:“小叔,你好,我是陈枝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“裴之野是我的小舅舅,他叫我来找你玩。”

    南浔清冷的小脸顿时被她的声音萌化了,破天荒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陈枝其实很乖,只要你给她找事情坐,她绝不会打扰你,也不会又吵又闹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南浔跟前。

    只要南浔读书,她就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桌子上看漫画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就睡着了,等南浔看完书,就发现小家伙已经趴在漫画书上呼呼大睡了。

    嘴巴一张一合的,嘴唇粉嘟嘟的,看着就想让人亲。

    南浔放下书,拿上小毛毯,给她盖上。

    等陈枝睡醒后,下意识擦了一下嘴巴,她揉了揉眼睛,看南浔还在那里坐着看书,一颠一颠走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刚睡醒,她意识还没清醒,差点被桌子绊倒。

    南浔急忙去扶她,叮嘱,“走路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陈枝打了个哈欠,用小嫩手拍拍自己小脸,“小叔叔,你还在看书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没看完。”南浔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都睡完一觉了。”陈枝又打了一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睡醒了吗?”

    南浔和她说话,陈枝点点头,“我睡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怎么还不接我回家?”陈枝奶声奶气说,同时眼睛看向门外。

    南浔放下书,“可能是还在外面玩。”

    裴之野玩性大,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走到陈枝身边,主动牵起她的手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陈枝眼睛都亮了,“好呀好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乐滋滋去牵南浔的手,蹦蹦跳跳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自此以后,陈枝每天放学就去南浔那,一直持续到六年级。

    在她即将上初一的时候,陈枝被接了回去。

    离开那天,她格外不舍。

    不是舍不得裴之野,而是舍不得南浔。

    她这次离开不知道何时再见面,她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    裴之野都看不下去了,在旁边掏耳朵,“小枝儿,别哭了,你再哭下去搞不好周围的邻居以为南浔死了。”

    南浔: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之野这话一出,免不了一顿胖揍。

    外婆抬起她的铁掌,朝着裴之野的后背就是一掌。

    拍得裴之野五胀六腑都差点移了位置。

    陈枝不管不顾,还在那抱着南浔哭。

    南浔叹气,揉了一下她脑袋,“不哭了,小枝儿,又不是不能相见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南浔已经快高三毕业,长得又高又帅,身边不缺乏追求者,就是这么优秀的一个人,正温柔轻和安慰怀中的小不点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知道何时才能见你……”陈枝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很快的。”南浔看她,“我答应你,明年暑假就去南城看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陈枝擦掉泪水,不确定问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www.yufouwx.com”

    南浔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向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陈枝放下心来,“好,那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她乖乖跟陈父陈母走了,走之前,不忘给南浔做个拜拜,“小叔叔,拜拜。”

    南浔点头。

    她看向外婆,“外婆拜拜。”

    外婆不舍点点头,眼眶都湿润了。

    见她拜完一圈,旁边的裴之野诶了一声,“不和小舅舅说啊?”

    陈枝傲娇哼了一声,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裴之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样的,白疼了。

    最后在车子发动时,陈枝还是给裴之野做了个拜拜。

    乖巧的模样可把裴之野萌化了,他顿时有点舍不得,急忙做了个拜拜。

    “欢迎下次再来做客啊,小枝儿。”

    外婆又是给他一巴掌,裴之野无辜问,“奶奶,你干嘛又打我?”

    “什么做客,这里就是小枝儿的家,”外婆瞪他一眼,“她又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裴之野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可是南浔食言了,初一那年,他并没有来找她。

    陈枝等了一天,最后忍不住给裴之野打去电话。

    裴之野说:“南浔啊——他好像出国了,要过段时间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陈枝失落极了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后面陈枝再也没见过南浔,直到她读大一,她在外婆的生日宴上重逢了南浔。

    多年不见,他还是没变,唯一的变化就是成熟了,气质更加沉稳了。

    穿着黑色西装,西裤,头发剪短了些,额前的碎发堪堪遮住眉眼。

    整个人看起来温文尔雅的。

    再次看到他,陈枝的心是愉悦的,紧随而来的是不可避免的紧张。

    她装作没看见他,低着头喝自己杯里的橙汁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喊了一声,“要橙汁吗?谁要橙汁?”

    陈枝懵,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道清润嗓音响起,好听让人耳朵发痒,“我要,橙汁。”

    “橙汁”两字被他说得眷恋,好似情人之间的呢喃。

    陈枝不禁腹诽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她呢。

    南浔挨着裴之野坐的,而陈枝坐在裴之野旁边。

    她稍微偏头就可看见南浔。

    裴之野意识到不对劲,旁边的丫头过于安静了。

    他戳了下她,用不大不小声音说:“小枝儿,不记得你南浔小叔了?”

    “他来了怎么不和她打招呼?我记得前两年你隔三差五打电话问我南浔在干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陈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恨不得钻进地洞里去。

    她尴尬笑了一下,企图辩解,“我,我哪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要我把通话记录给你翻出来。”裴之野笑着打趣。

    随后看向身旁的南浔,吊儿郎当说:“兄弟,你不知道,当年你爽了她的约后,小枝儿十分不高兴,我记得她当时还骂了你来着。”

    南浔挑眉,漫不经心传入陈枝耳朵,“哦,她骂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混蛋,骗子。”

    陈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气死了,都多少年了。

    这狗东西记性还挺好。

    见裴之野没完没了了,陈枝忙往他嘴里塞了个大闸蟹,差点被把裴之野扎死,“大闸蟹都堵不上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小枝儿,谋杀小舅舅啊!”

    陈枝不理会他,给外婆说了一声,就去洗手间了。

    从洗手间出来,迎面对上西装革履的南浔,他斜靠在墙壁上,似乎特意等她出来。

    陈枝顿了下,想装作视而不见,可惜不能。

    她认命走过去,乖乖巧巧叫了一声,“小叔。”

    南浔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下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的少女,“更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陈枝手指揪成一团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南浔看她,没说话。

    陈枝觉得气氛有些尴尬,她咳嗽一声企图打破尴尬,“那个……小叔,没事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正要离开,南浔拉住她手臂,“当年我母亲在国外去世了,我不是故意爽约的。”

    陈枝顿了下,抬眸看他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生我的气了,好不好?”南浔声音温润,“小枝儿。”

    陈枝鼻子一酸,眼眶泛红,“那你为什么后面不联系我?”

    “处理好母亲的事情后,我忙着学业,等我稳定下来想联系你的时候,得知你快高三了,就不想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陈枝:“哦。”

    她吸吸鼻子,带着鼻音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生气了,”南浔像以前那般抚摸她的头发,陈枝下意识躲开。

    南浔手顿住半空,随后眸子眯起,他没想到陈枝会避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看来他离开的这些年,两人生疏了不少。

    南浔收回手,“走吧,他们在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陈枝点头,在前面走得飞快,南浔不紧不慢跟着她身后。

    宴会结束,陈枝要回学校了。

    外婆让裴之野送,后者不乐意,说待会有场聚会。

    南浔笑着说:“我送吧,正好我要去南城出差。”

    陈枝:“?”

    她一下子紧张起来,一想到要和南浔待在同一空间,她莫名的害怕,“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南浔轻飘飘看了过来,陈枝把话咽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外婆说:“那就麻烦小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南浔轻笑,“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