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京泽瞥了他们一眼,没继续说话。www.mishiwx.com

    程肆肆报完道后,回到班上才发现自己和宋京泽一班。

    班主任还分配两人为同桌。

    程肆肆自是乐意的,宋京泽兴趣不高,毕竟挨着女生坐麻烦事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坐一块的时候,宋京泽表情臭臭的。

    程肆肆建他不太高兴的样子,凑过去歪头看他,“你好啊,宋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打招呼,“泽哥。”

    宋京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谁学的?”宋京泽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程肆肆无辜眨巴眼,有些害羞说:“我看他们都这样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少跟他们学,一群不学无术的非主流。”宋京泽跟个二世祖一样靠着椅背,神色倦怠。

    非主流们:“……”

    泽哥,这样说兄弟们,真的好吗?

    程肆肆喜欢他,自然听他的话,“好,那我叫你什么?”

    宋京泽歪头看她,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程肆肆左手伸出一根食指戳戳自己的手心,“要不……我叫你泽哥哥?”

    宋京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的声音甜软,叫“哥哥”的时候,像抹了蜜似的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宋京泽看向她,笑得意味深长,眼里带着戏谑,嘴上却说着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程肆肆有些失望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”宋京泽想了一下说:“找到合适的同桌记得换位置。”

    程肆肆手放在桌上,仰着小脸,嗓音脆生生的,听起来有些委屈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宋京泽有点不耐烦,他压抑着脾气,“小同学,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,老是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人。”

    宋京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的,这丫头有点不按套路出牌。

    他懒得和小姑娘交流,径直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程肆肆趴在桌上,手指在桌上画圈圈,叹气,“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啊?”

    那自己还满怀期待干什么……

    宋京泽哪曾想到自己伤害了一个懵懂少女的心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正躲在厕所抽烟。

    一支烟结束,几人正打算回教室,宋京泽想到什么,洗了手后,没着急回教室。

    一个男生看他不走,“泽哥,要上课了,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走,我散个味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男生把手搭在他肩膀,“泽哥是怕自己身上的烟味被新来的小可爱闻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,没想到啊,泽哥表面嫌弃她,不想让小姑娘和自己坐,实际上还为她着想嘞。”

    宋京泽掀了掀眼皮,要笑不笑看着他们,“给老子滚。”

    几人利落滚开。

    宋京泽在外面待了一会才回教室,上课铃已经响了,程肆肆见他进来,急忙侧过头不看他。

    前者有些懵,漆黑的头发半垂着,下颚线流畅。

    躲他?

    程肆肆偷瞄他,正巧对上宋京泽似笑非笑的脸,她吓一跳,脸红了起来,“我没偷看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后悔了。

    不打自招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很嫌弃我?”宋京泽懒懒地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程肆肆猛摇头,我哪里是嫌弃,分明是害怕你。

    宋京泽:“那为什么不看我?”

    程肆肆捏捏自己的手指,声音低低的,“我只是觉得你好像不喜欢我和你做同桌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宋京泽眉眼向上挑了下,“没有,”他慢条斯理说:“我是不喜欢和任何一个女生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程肆肆点点头,“那我知道了,待会下课我就和老师说明情况,我会搬走的。www.suiqinge.com”

    虽然她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不能和宋京泽做同桌了,但人家不喜欢,她不能厚脸皮留在这。

    宋京泽呵了下,薄唇下透着若有似无的笑,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程肆肆抬眼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宋京泽看着她可可爱爱的脸,想揪一下,为什么太多,得有点惩罚才行。

    “你看起来不麻烦,和我坐一块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程肆肆笑了起来,眉眼弯弯的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宋京泽从鼻腔里溢出一个“嗯”字,算是认同自己的话了。

    后面两人正式成为好同桌。

    不过几天后宋京泽有些后悔和这姑娘成为同桌了,原因是太聒噪,比如,他上课想打瞌睡,总是会被她叫醒。

    害得他睡也睡不好。

    下课的时候,小姑娘总是找准机会和他说话,什么都要问一下。

    害得他去厕所抽烟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宋京泽也没什么不满的,倒是乐意受着。

    两人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期末,在程肆肆主动攻势下,两人日渐熟悉。

    至少程肆肆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两人友好同桌关系传遍整个学校,加上喜欢宋京泽的女生不少,因此有女生想要她把情书和礼物递给宋京泽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女生这边,男生这边也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毕竟,程肆肆长得确实水灵,大眼瓜子脸,肌肤似雪,即便是穿着校服也可看出她姣好的身材。

    打她主意的男生不少。

    男生这边的情书和礼物交给宋京泽,他们知道,宋京泽这人表面上冷了点,实际上求他办事,他都会帮你完成。

    男生大着胆子把写给程肆肆的情书交给宋京泽。

    宋京泽看着手中的情书,眼里情绪不明,“要我给她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”男生笑得腼腆,“拜托泽给替我转交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宋京泽来回翻看没拆封的情书,扯了下唇,小同桌还挺受欢迎。

    这是他今天收到的第三封了。

    “行啊,”宋京泽笑得肆意,“我待会给她。”

    男生一脸感激,“谢谢泽哥,事成之后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等男生一走,宋京泽把情书丢进垃圾桶,嘲讽一笑,“请我吃饭,这辈子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男生上前,“泽哥,不是吧,你就这么丢了。”

    宋京泽睨他一眼,“不然给你?”

    男生摆手,“我可不需要,这年头谁他妈还写情书啊,这么幼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男生笑着拆穿,“那上个星期送给隔壁校花的,由我转交的情书是谁写的。”

    刚讽刺写情书的男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京泽没管他们,进教室。

    还没回位置上,就看到小姑娘紧蹙着眉头,似乎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拉开板凳,侧着身子看她,光线昏暗迷离,“怎么了,小同桌?”

    程肆肆听到声音偏过头看他,“有一件事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程肆肆从自己抽屉里拿出好几封情书,“这……都是她们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礼物在我抽屉里。”

    宋京泽往她抽屉看了一眼,看着满抽屉的礼物抽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她们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答应她们把情书给我?”

    宋京泽没忍住反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宋京泽啧了下,“程肆肆,你真的是个笨蛋。”

    程肆肆不明所以,“为什么骂我?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有你的情书,你要吗?”

    程肆肆摆手,“我不要!”

    “对,”宋京泽笑了起来,吊儿郎当的,“我猜到你不要,所以提前帮你丢了。”

    程肆肆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宋京泽把那些情书拿在手里,起身,丢进后面的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的意思是,下次遇到这种情况,要么拒绝,要么就提前丢掉,不要拿到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程肆肆内心有点小雀跃,点头如同捣蒜,“嗯嗯嗯。”

    宋京泽满意的笑了,“这样才乖嘛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允许早恋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末了,宋京泽还要语重心长教育她一下。

    程肆肆心跳加快,生怕他知道自己其实挺想和他早恋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垂着个脑袋,再一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自从宋京泽给她说了不许早恋的话后,程肆肆找他说话的次数都少了,宋京泽感觉到奇怪。

    但并没有引起他过多的关注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想着过几天可能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半个月过去了,程肆肆还是老样子,甚至上课他睡觉,她只是叫一遍就不再管他了。

    宋京泽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这天下课,他故意没去厕所,而是安安稳稳坐在板凳上,他瞥了眼身旁的小同桌,见她也规规矩矩坐着。

    没写作业,也没和其他同学说话。

    永同样的,没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不对劲,好几次想和她说话,在看到程肆肆转过的头时,放弃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谈恋爱了?

    宋京泽暗地里观察几天,发现程肆肆没和哪个男生走的很近,确定他没谈恋爱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惹她生气了?

    宋京泽细想一下,发现自己没得罪她啊。

    他百思不得其解,便冷冷一笑,好样的,小同桌,我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碰巧那几天快期末了,他硬生生忍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