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志鑫听着名有点熟悉,“周…瑾…南?”

    韩鸢意识到不对劲,“爸,你认识他吗?”

    韩志鑫动了动手腕,“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。www.wanweige.com”

    周瑾南脸上带着笑,不紧不慢说:“或许是从我爷爷那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爷爷是?”

    韩志鑫急忙问。

    “周崇名。”

    韩志鑫惊讶,“你说周老董事长是你爷爷?”

    周瑾南嗯了一声,“不过我爷爷退休了,如今是家父在掌管公司。”

    韩志鑫瞬间高看眼前这个少年,甚至带着几分重视,“你爷爷当初对我有知遇之恩,当年我公司遇到大麻烦,就是周老董事长出面为我解决的,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都记得他恩情。”

    韩鸢没想到还有这缘分在,周瑾南亦是没想到。

    韩志鑫看向他的目光多了一丝欣赏,他多次从周瑾南父亲的嘴里听到他儿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说他是如何的优秀,在得知韩志鑫有女儿,还想介绍两人认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两人居然真的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缘分啊。”韩志鑫感慨一句。

    韩鸢笑了起来,“嗯,有可能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鸢鸢的男朋友,我没什么好反对的。”韩志鑫认真说:“就希望你们两个好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周瑾南牵起韩鸢的手,郑重地点了两下头,“我会的,叔叔。我会一辈子对鸢鸢好的。”

    韩志鑫连说两个好字。

    周瑾南拿来医院的小桌子,放在韩志鑫的病床前,等他吃完早饭后,由于韩鸢要回去输液,两人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病房,韩鸢刚坐下,周瑾南就为她打开粥盒,“吃点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一口喂韩鸢。www.jiuwangwx.com

    吃了小半碗,韩鸢吃不下了,。

    “你吃吧,”韩鸢心疼看向他,知道他昨晚一晚上没睡好,“你不也没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洗漱一下。”周瑾南起身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出来后,护士正在给韩鸢扎针,她眼皮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表情很冷淡。

    周瑾南看出她的紧张,坐在她身边,手搭在她后背上,“别怕,我在。”

    韩鸢死鸭子嘴硬,“我才不怕。”

    周瑾南宠溺一笑,像是在逗小孩子似的,嘴角笑意压不住,“好,我们鸢鸢最勇敢了。”

    韩鸢无语。

    在看到给她扎针的护士在偷笑时,她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“别把我当小孩子。”韩鸢再一次对他说,“我大你三岁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”周瑾南不以为然,“我就想把你当小孩宠。”

    护士听了之后,内心在尖叫。

    这也太好磕了吧。

    她差点激动得针都扎不好了,好在她职业素养高。

    保持冷静地为韩鸢输好了液。

    护士和他们闲聊,“你们两个还在读书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护士感叹,“果然啊,大学时期的恋爱是最甜蜜、也是最让人向往的。”

    韩鸢笑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暗恋了她很多年。”周瑾南看向韩的眼神带着眷恋,眼梢潋滟着薄红,看似纯情少年。

    “我好不容易追到她的。”

    护士更磕了。

    等护士走了,韩鸢嘟囔着,“哪有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周瑾南听到了,眸深看向她,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追的,好不好?”韩鸢抬眸看他。

    “是很好追,”周瑾南顺着她话说:“那是我们鸢鸢明事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追人很辛苦,特意给我开了后门。”

    韩鸢低睫,“还挺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韩鸢看到他眼底的乌青,有些心疼抬起左手,“昨晚……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多辛苦,”周瑾南包住她的手,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,“只要看到你好好的,我做什么都值得。”

    韩鸢由衷说:“周瑾南,你怎么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好,”周瑾南目光放在她身上,笑,“我只是想对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俗话说,会宠老婆的男人才是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韩鸢笑出声,“你自己编的吧。”

    周瑾南歪头,“话糙理不糙。”

    “要休息吗?”韩鸢往病床的另一边挪了挪,“睡我旁边。”

    周瑾南看着留出的一大半位置,脱掉外套,毫不犹豫躺了上去。

    病床不大,周瑾南躺上去,瞬间变得拥挤。

    两人贴得紧紧的,没有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韩鸢又往旁边挪了一下,被周瑾南捞了过来,他双目闭着,声线压低,带着漫不经心的散漫,“再挪就滚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韩鸢没动,盯着他长长的睫毛,顿时有了想拔一根的冲动,她按耐住自己的小冲动,说:“不会,有护栏。”

    周瑾南睁眼看她,两人目光交汇,他笑,“和我贴着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韩鸢移不开眼,“我只是怕你躺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床是有点小,还有点硬。”周瑾南开始挑剔起来。

    韩鸢见状,“要不你回家去睡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,躺她身边的人从小养尊处优,铁定睡不习惯。

    周瑾南摇了摇头,抱着她手臂,“但,这里有你。”

    有你在这,我就安心。

    韩鸢作罢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向辅导员请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韩鸢疑惑问。

    周瑾南抬眸,“我让别人代课了。”

    韩鸢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做得真棒。

    韩鸢还想说什么,周瑾南闭上眼,“我好困,我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韩鸢只得闭嘴。

    周瑾南平稳浅浅的呼吸声传来,韩鸢侧目看去。

    他此刻睡着了,侧着身子,俊脸面对着她,脸上的神情是放松而自然的,长而黑的睫毛垂着。

    韩鸢轻轻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都感觉到了——幸福。

    韩鸢又起了想拔睫毛的坏心思,她抬起没输液的那只手,轻轻的碰了一下周瑾南的脸,从额头往下,指尖落在他睫毛上。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动静,韩鸢手一碰上,周瑾南的睫毛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韩鸢放弃了。

    她怕弄醒周瑾南,也是怕他疼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看着,不知过了多久,周瑾南醒来。

    一睁眼就看到了她,睡眼蒙胧扬起嘴角,“鸢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鸢应得温柔,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没消失。”周瑾南微微抬头,声音含着刚醒的哑,听起来莫名的委屈,“刚才我做噩梦了,梦见你不喜欢我,悄悄的离开了我。”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